书语心魅>穿越小说>男妾(高强度控制) > 《太子侧妃》口侍
    后穴与前穴每日里不懈怠的由玉势和如意簪扩张着,眼看功夫就要成了,翟顺又下了新的“功课”:奴妾上面的嘴儿便如后穴一般,是应作为第二个承欢之处使用的。一则,作为男子身处后院,不可轻易张口与女眷们交流,平日里若不得夫主允许,需牢牢封住。二则,口穴应随时候着为夫主所享用,侍候功夫该要即刻练起来了。

    调弄口侍功夫的器具,为避免硬质的玉石金银等制成的男势伤着嗓子,用的是一套以鹿胶炮制而成的仿真男形,长短粗细不一,颇有韧性。

    廷晏照例后穴深含着牢牢固定于地面的玉势跪坐在地上,前穴则插着一根如意簪。先是被命令着拿起一根粗短男势,却不置入口内,只将舌头长长的伸出来练习舔舐功夫,舌头绕着龟头划圈,或是在马眼处轻轻挑逗,时而以双唇浅浅含住男势顶端,舌头在其中轻轻重重的挑逗着顶端……一直练到舌根累得酸痛不已,才能将男势整根含入口中,以双唇紧紧裹住男势,舌头则在内部或是紧紧缠上柱身,或是百般舔弄,两颊也尽力嘬起,以柔软颊肉包裹男势。

    这“功课”时不时便被呈上练习,无论晨起盥洗之时、跪练候迎规矩之时、前穴后穴抽插扩张之时,腹中憋了一天的液体艰难滴漏之时、甚至深夜廷晏带着一身的疲惫沉沉睡熟之时,全看翟顺何时兴起,便拿起一根男势插入廷晏口中。廷晏时常推拒闪躲,翟顺为此用尽手段,稍有不顺,等着廷晏的便是对前庭的严酷责罚。

    起初,男势陡然送至嘴边,廷晏在惊讶及潜意识的嫌恶之下便会动手推拒或后撤避让。于是前庭立刻被内侍用粘稠液体灌得满满,并用圆柱状的竹枕如同擀面一般在小腹上来回滚压,令鼓胀的肚皮颤抖起伏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不敢了……啊啊啊!”还未来得及开口求饶,涨得凸起的膀胱便痉挛着开始了一次漏不出一滴液体的失禁。“前庭……唔唔…求……啊啊!”无视他的颤抖,那竹枕的碾压仍在廷晏的小腹上一丝不苟的继续进行着,要不了几个来回便能引得廷晏再次尖叫着失禁。此时再将男势悬于仰倒在榻上的廷晏面前,他便不顾正在被折磨的小腹也要支起上身凑上去含住,尽力用口舌舔弄侍奉。“唔…唔唔……哈啊啊!”这样的动作令膀胱受到压迫的触感更加清晰,可即使是泪流满面的哭叫着失禁,廷晏也全力保持着姿势不敢再离开口中的男势。直到最后一丝气力都用尽,瘫倒在榻上连叫声都发不出,只能无力的随着竹枕的动作颤抖,大睁着双眼无声失禁数次,才被赏赐自己动手用如意簪抽插男根,让难以流动的黏腻液体淅淅沥沥的自铃口漏出。

    之后再有男势突然侵入口中,廷晏已经习惯了不去拒绝,只是偶尔未回过神来,仍不免稍有扭头或者抿唇躲避之举,口舌也僵着不能立刻开始侍弄,心下咯噔一声自知大事不妙,再想殷勤侍弄却已经来不及了。立刻有内侍掐着脸颊强灌下几壶茶水,过后任凭廷晏跪地如何求饶也不允许其泄出一滴液体,直到廷晏小腹涨得连跪都跪不住,只能躺在地上呻吟流泪,苦苦忍耐着,不敢多有任何动作,只能哭求:“奴错了……唔唔…求求夫主原谅……奴口穴定随时恭候夫主享用……前庭…前庭受不住了……饶了奴……”双腿肌肉随着一阵阵汹涌的尿意不时夹紧又松开,稍一挪动便又满腹液体翻涌着颤抖失禁。只等翟顺摸着小腹触感似石头般坚硬,实在装不下再多的液体了,才大发慈悲的允许他泄身。

    如此直练得廷晏唇舌柔顺灵巧,任何时候一有男形出现在眼前,便立刻乖巧的凑上前将舌头缠上侍弄,即使是突然插入也毫不犹豫放软了口舌紧紧含住舔弄。就连睡梦之中放在唇边,迷蒙未醒之际仍然会张嘴含入主动口侍。这“舔”的功夫才算初初学成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般严苛的教导在前,进行之后的功课,也就顺利了许多。之前所用男势最长也只是将将顶住舌根,只为了令廷晏先将唇舌侍奉的功夫练至佳境,以免练习舔弄时男势便在喉间过多动作而早早伤了喉咙,现下已全换上了约摸六寸长的男势。头一遭含入如此长度的男形,廷晏顿觉胃袋翻涌不已,不由自主的挣扎着欲吐出异物,却被内侍牢牢按住,感受到后颈覆盖上不怀好意的粗糙手掌,廷晏只能克服本能,尽力放松全身肌肉,不顾喉间的阵阵紧缩,屏住呼吸乖顺的将男势深深含在喉间。“唔唔……哈啊…咳咳!……”待廷晏憋的满脸通红,睁着泪眼祈求呼吸,内侍才收回手令男势自廷晏口中撤出。

    除了男势深入咽喉时不允许有反抗之举之外,廷晏还被要求着在男势插入时放软了口舌咽喉任其深入,而男势抽出时又要依依不舍的吮吸挽留,力道若令内侍稍有不满,便是一次不许挣扎的漫长深喉,濒死的窒息感令廷晏惧怕不已,很快便让内侍再难挑出错来。

    然而在口中男势毫不留情的抽插、喉间激烈的痉挛、漫长的窒息中,廷晏偶尔也会控制不住将牙咬上口中的男势,鹿胶弹软,一经磕碰便会留下清晰痕迹,因此每一轮功课都会换上一根崭新的男势,过后则会有内侍细细数清楚男势上留下的印记数目,用戒尺责罚廷晏小腹,每一记责打都要主动将面前的男势深深含入口中侍奉一回,直到罚够了数目,新的男势上也再没有了新的咬痕为止。

    待廷晏口侍功夫学成之日,入府时用于封口的物件也恰由巧匠新制而成了,乃是一柄精致小巧的玉如意,不过五六寸长,只是与一般的玉如意有所不同,这玉如意手柄正中竟竖起一玉势,粗细与真正的男形无甚分别,只是长度略短,由廷晏含入恰恰抵上喉眼,顶开了喉头软肉。若浅一分正好能令他无丝毫不适的整根含入,若再深一分则会彻底插入咽喉令他几欲呛咳窒息。这恰到好处的长度正使他只能端正头颈清浅呼吸,行走坐卧皆需徐徐为之,以免于大庭广众之下失态。而玉势置于口中时,连着的玉如意便横在唇前,如此宛如口中轻轻衔着一柄玉如意,外人看来并不知内里乾坤,也算十分雅致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